? 中国刑侦大案之:2000年昆明碎尸喂狗的杨天勇落网_鬼大爷作文网_中小学生作文网_高中学生作文_优秀作文大全

中国刑侦大案之:2000年昆明碎尸喂狗的杨天勇落网

发布日期:2021-12-04 05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昆明,春城,花城,一个宜居的城市,可是在2000年左右,这里曾有一个特大杀人劫车的犯罪团伙,在3年时间里作案25起,杀死19人,其中还有警察,联防队员,军人,他们是谁?开始今天的故事!

  1994年的一天,肖林回到了云南,这里是他成长的地方,后来随着父母去了东北,不过这次他回来可不是什么衣锦还乡,而是跑到这里来避难的,因为他在佳木斯诈骗了100万元。

 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,肖林想起了他小时候的同学杨天勇,听说杨天勇已经是一名铁路民警了,他准备找到这个同学,看看能不能合伙干点啥大事儿。

  肖林自己是个逃犯,为什么却想要去找警察同学呢,因为在肖林的心里,杨天勇是个狠角色,是和自己一样的人,只不过对方穿了不同颜色的衣服罢了。

  下了火车,凭借记忆,很快就找到了杨天勇家,久别重逢的两个人相谈甚欢,当天把酒畅饮,一直喝到深更半夜,当晚肖林就在杨家睡下了,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,两个人起床后继续喝。

  喝到一半,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肖林将自己诈骗的事情说了出来,想看看杨的反应,结果正如他所料,杨天勇听完没有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喝酒,从那天之后两个人就成天混在一起。

  1995年初,肖林生病住院,在空军医院里结识了老乡程建东,当时肖林伪造的身份是某军官,少校军衔,军人出身的程建东和他是一见如故,很快成了朋友。

  出院后,肖林和杨天勇商量着应该干点什么了,他拿出自己诈骗来的一部分钱给杨天勇去平远街买枪,熟悉平远街的朋友都知道,那里买枪就和买菜一样简单。

  枪有了,就差人了,1997年初,杨天勇找来了自己的同乡杨明才,肖林召集了肖力,柴国立,左曙光,程建东组成了一个犯罪团伙,正式出道。他们的目标是抢车卖钱,在作案之前为了练胆,杨天勇居然让肖林带着手下去杀个人,他还将自己复员时私藏的一颗手榴弹,匕首和自己的吉普车借给肖林他们用。

  1997年4月6日,肖林带着程建东,柴国立开着车在昆明市区转悠,伺机寻找作案目标,下午2点左右,3人在翠苑小区发现了一辆挂着警牌的吉普车,司机杨卫东正在后座整理物品,肖林和柴国立上前拉开了车门,杨卫东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肖林用手榴弹给砸晕了。

  之后二人用匕首残忍地将杨卫东杀害,随后肖林将车开到了五华体育馆的停车场。因为是第一次杀人,柴国立等人十分的紧张害怕,精神恍惚不定。杨天勇见状,就让几人拿着抢来的2万元钱去大理旅游散散心。一个月后,几人从大理回来,肖林带着柴国立,肖力在某医院偷了一辆吉普车,还杀害了一名警察,抢走了一支54式配枪。

  为了以后办事更方便,他们又搞到了几身军警的服装,1997年7月10日,经过杨天勇,肖林的策划,肖林,肖力,柴国立3人分别着陆军少校,士兵迷彩服来到陆丰县城,看见陆丰县农机厂保卫科邹国祥腰间有枪。

  肖林走上前去对邹说:同志,我的一个兵携带部队的钱款逃跑了,请你配合我们一起去抓捕!

  见对方几个人的穿着和言谈举止,邹国祥毫不怀疑地就上了他们的车,结果刚上车还没走多远,肖力就用刀将邹给刺死了,抢走了邹的手枪和3发子弹,这支枪在以后的案件中被多次使用。

  8月,肖林,肖力,杨天勇,杨明才在昆明市环城路一家招待所前偷了一辆北京吉普,改挂云a08967牌照,这辆车成了日后这个团伙作案的主要工具,同时杨天勇加紧了对这支队伍的训练。

  1997年9月21日上午,肖林,左曙光,程建东,柴国立,肖力在昆明民航路劫持了某镇政府领导的司机高国兴,以及他的6缸三菱车后打电话给杨天勇,杨天勇立即赶到,之后杨天勇三人将高国兴勒死,弃尸井内,

  11月,程建东,杨明才,左曙光3人又在昆明开发区偷了一辆吉普车,加上之前偷的一共两辆,在返回的路上其中一辆没油了,于是他们就用另一辆车顶着没油的车往前走,这怪异的操作引起了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三名联防员的注意,上前盘问时,3名歹徒下车后就朝联防队员开了枪,2人当场死亡,1人重伤后逃跑,侥幸逃过一劫,他也是唯一一个见过嫌疑人还能活下来的人。3个歹徒还将1名路过的军人当场打死了,之后又叫来同伙处理尸体

  1997年底,杨肖二人召集手下开了一次会,杨天勇还给同伙进行了心理辅导和工作安排,散会后他又拿出两套警服给柴国立等人穿上,戴上执勤的袖标,武装带,手枪等物,让他们出去冒充警察巡逻,适应一下心理。

  几个人在杨天勇的带领下在公路上拦截过往的车辆,因为是出于适应心理的目的,所以他们只是拦车,并没有抢劫。由于杨天勇的要求严格,拦车时敬礼的姿势都必须很标准,所以连被拦的警察都没有发现异样。

  同时为了练胆,杨天勇又将一帮人带到了昆明火化场去看焚尸炉焚尸的过程,以增加他们的心理承受力。在团伙内部,他们把团伙叫着公司,杀人抢车叫活动,抢车叫活动,每次活动所得扣除总收入的20%为活动成本,参加人员无需知道其用途和去向。

  每次作案后,所有人员进出公司都必须得到主管同意,不准带其他人进入公司,违反规定罚款1000元。由于其管理严格,反侦破手段高,一桩桩血案发生后,杨天勇等人一次次逃脱了警方的侦查,而让他们露出马脚的则是一部手机。

  2000年6月14日,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一部涉案突然开机了,警方紧急行动,将正在典当行里卖手机的柴国立,张佩华给抓获了。

  这部手机的主人名叫王春锁,2000年4月23日王春锁开车外出后就失踪了,人不见,车也不见,家属一直找不到人便向警方报了案。王春锁的手机在失踪后就一直关机,但是警方并没有放松对这部手机的监控,6月14日突然发现手机开机了,而且还在通话,通过定位,很快查明了确切的位置。

  原来典当行的老板要确认这部手机是否有用,于是卖手机的人就开机并拨打了电话验证,让警方抓住了机会。

  卖手机的男人正是柴国立,女人叫张佩华,是柴的情人。通过对二人的审讯,很快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特大杀人劫车犯罪团伙浮出了水面,随即秘密抓捕开始了。

  经了解,杨天勇和肖力身上都带着枪,抓捕组对二人的行动格外的小心,6月18日在昆明开往北京的列车上,乘警接到通知,肖力可能在该车上,还带着他的妻子和5岁的男孩,有枪。接到任务后,乘警立刻开始行动。

  19日夜里3点在7号车厢的6号下铺发现了肖力,为了确保抓捕的安全性,不能伤及无辜,乘警经过周密的部署后,于中午12点以查票为名,确认了其身份后,两名乘警迅速扑向了肖力。

  肖力没有做任何的反抗,平静地说道:不用这样,只要别为难我的老婆孩子,我跟你们走,什么都交代!

  自从柴国立被抓后,团伙成员都知道大势已去,他们很快也会被抓,团伙领袖杨天勇也没了主意,只是说道:如果你们被抓,也不要抵抗,抵抗是没用的,我当过警察。咱们兄弟一起死,路到头了。

  在抓捕杨天勇时,抓捕组考虑到杨心狠手辣还带有,为了确保行动顺利,警方出动了上百警力,不过正如杨天勇自己说的那样,抵抗是没有的,在抓捕时,杨天勇并没有抵抗。另一名核心人物肖林是在其租住被抓了,同样没有遇到抵抗。

  身高1米8的杨天勇,原本是铁路公安处的警察,本应该有着大好前程的他,却是个眼高手低的人,他不甘心一辈子只当个小警察,经常请假矿工,工作表现十分不积极。单位想要将他调去看守所,杨天勇觉得单位是故意整他不肯去,双方谈不拢,单位就把他给辞退了。

  从那之后,杨天勇就彻底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,他们的作案手段可谓是恶毒至极,他们在昆明郊区租了房子作为据点,开始了一系列的大案,而杀人毁尸则是在3个养殖场里。

  这3个养殖场2个是杨天勇的在昆明东郊,1个是肖林的在西郊,每个养殖场里都养了十几头凶悍的狼狗和猪,在一个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他们将一具具被害人的尸体拉到养殖场,肢解煮熟后拿去喂了猪狗。

  第一次碎尸是在1999年3月6日晚上9:30,那天杨天勇等人身穿警服,带着枪,手铐等开着车外出寻找目标,在昆交会东门旁发现了一辆公爵王轿车,几名凶犯冒充警察,以检查为名将车内的一对男女给拷了起来,并将二人带到了昆明东郊阿拉乡木村326号炸药仓库。

  这辆公爵王则被程建东,左曙光给开去卖掉了。当天晚上,两名被害人被残忍地杀害,其中女被害人还被杨明才给奸污了,之后杨将其活活地掐死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8点多,睡醒的杨明才问尸体怎么处理,杨天勇说了。杨明才听完一惊,虽然他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但说到碎尸还真没胆量:这个没干过,不敢弄呢!

  怂包,杨天勇骂了句,自己找来了刀斧,将尸体分解后放在锅里煮熟后放进了冰箱喂猪狗,半个月才喂完。在他们杀害的19个人中,有11个人就是用这样灭绝人性的方式给毁尸灭迹的。

  在他们所作的案件中,还引发了一起冤案。1998年4月20日晚上8点多,杨天勇带着手枪和两副手铐,带着几个人开着一辆挂军牌的白色面包车到滇池路找目标,在海港电车厂,他们发现一辆昌河面包车停在那里。

  杨天勇走过去用手电筒照了照里面,车窗打开了,杨天勇拿着枪说道:我们是缉毒队的,你们在这里干什么,请出示你们的证件,下车接受检查。

  坐在车里的两个人都是市里的公务员,女人名叫王琴,她对杨天勇说:我们也是公安局的。话音刚落,一旁的程建东,杨明才就准备去拷车里的王波和王琴,王琴不让,要杨天勇出示证件,杨天勇拿出证件给对方看,王琴说要打电话给公安局长。

  还没等王琴把号码拨出去,手机就给抢了,随后强行将二人给拷在了车上,并抢走了王波身上的一把77式手枪。王波正要说些什么,被杨天勇一枪打倒,随后又一枪把王琴给打倒。

  怕二人不死,杨明才又用扳手朝二人的头上各砸了两下,搜完身后杨天勇一伙将被害人的车开到了一个公司的停车场后离开。

  对于杨天勇诸多的命案而言,这似乎也算不上特别的,而之所以这起案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,是因为此案被推到了女被害人王琴丈夫的身上。

  王琴的丈夫是市戒毒所的民警张武,张武被认定是怀疑妻子和王波有不正当的关系,怀恨在心报复杀人。

  1999年2月5日,张武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,张武没有杀人却被冤,提出上诉,后来被判处了死缓。直到杨天勇团伙落网,张武才被洗清嫌疑,无罪释放,可怜这个男人,老婆没了自己被冤差点丢了命,堪比窦娥冤。

  杨天勇团伙犯罪的一大特点就是杀人的随意性,1998年6月9日,杨明才和程建东两个人带着枪和手铐,开着挂警牌的面包车出去玩,晚上返回时在晋宁县晋城镇的路边看到一个站街女,程建东停下车朝那女人喊了一声。

  站街女以为是来客户了,就上了车,可是她没想到,刚坐到后座上,就被杨明才给拷了起来,发生关系后杨明才问怎么处理,程建东想了想说:不如拿来练练手吧。于是程建东便将这个站街女给掐死了,尸体被二人随意地扔到了路边的河沟里。

  2000年5月31日,五华分局民警朱坤和朋友王某开着一辆奔驰S320外出办事,当车开到石安公路冰箱厂岔路口时,被守候在这里的杨天勇给盯上了,他悄悄的跟了上去,并通知了前面的团伙。

  当奔驰驶进大石坝收费站附近时,被身着警服的程建东,左曙光拦住了:我们是缉毒队的,现在正在进行例行检查,请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,当司机把驾驶证和行车证拿给程建东时,杨天勇赶到了。

  奔驰车上的两个人不知有诈,还真的以为是例行检查呢,他们哪里会想到,这是李逵遇到李鬼了,只不过这个李鬼以假乱真的本事太强。两个人下车后被推到了面包车上。随后一行人将车开到了养殖场。之后两名被害人被绳子勒死,奔驰车卖了12万元。

 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凶残的罪犯总有站上审判席的一天,2000年10月18日开庭审理杨天勇杀人劫车案时,一位老太太哽咽着说不出话,他的爱人和儿子全部死于这个团伙,受害者的亲属痛哭失声,瘫倒在法庭内,旁听者无不动容。同时19名被害人家属同时提出了80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,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创纪录的索赔金额。